当前位置: 甘肃11选5 > 预测推荐 > 正文

第一章梦入京华(13/111)

作者:admin 发布:2020-06-04 11:23 | 点击数:
漂浮,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我的影子还是我的身体在漂浮?为什么又回到这里?我看不见光,听不见风,一切都这样的熟悉。我想找寻一个出口,一个方向,却让这黑暗吞噬着我,卷裹着我。我感觉不到恐惧,也没有寂寞,只是觉得自己恍惚中回到开始的地方。这里是什么地方?是我命运最后的归宿还是最初的起点?我不知道,我想知道。但是没有人可以问询。迷失了的空间无尽的蔓延,消失了的时间没有终点。我犹如一具幽灵,在虚无中游荡。蓦然,我依稀看见一道黑色的光,隐隐流淌在前方。这是空间里唯一的方向,是我唯一可以看见的东西。我伸出手,我看不见自己的手指,却感觉它触摸到了黑光。“轰——”我的眼前亮起一团奇异的白光,我看见那桀骜不逊的天神屹立在山巅;我看见一位王袍老者栽倒在血泊中;我看见一名年轻的王子在亡命的奔逃;——“完成你的宿命,用黑夜笼罩这个世界!”——“报仇,修岚,为我报仇!”——“我不能死,我还年轻,我要报仇!”我的脑海里充盈着无数个声音,激荡鼓动,满腔的仇恨和杀意突然涌起。我闭上眼,感觉有些干燥。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幽暗的小屋中。门关着,窗帘遮挡了外界的光线,只有一根蜡烛在静寂的燃烧。我躺在一张大床上,身上的衣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人脱去,只盖了一条薄被。体内的能量在默默的流淌运转,我却觉察到它好象比以前微弱了不少。经脉传来一阵阵隐约的疼痛,全身涌起酸软无力的感觉。这是哪儿?刚才见到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吧?我昏迷了多久,是谁把我带到这里?恍惚中,我回忆起失去知觉前的情景。那是在一片荒芜的戈壁上,没有月亮,星辰也黯淡无光。周围全是一队队面目狰狞的黑旗团战士,他们叫嚎着,举着武器朝我杀来,象潮水般的涌来。一个疤脸大汉躲藏在人群中,声嘶力竭的叫嚷预测推荐,却掩饰不住神情里的恐惧和惊骇。——他是查戈!一股怒意又蹿上我的心头预测推荐,依稀我好象听见他在吼叫:“杀预测推荐,给我杀死他!”然后,我的记忆里一片模糊,什么也想不起来。门忽然被人轻轻开启,从门缝里透露出的一缕光射在来人的身上。我看见了他的脸,那张苍白诡异的面庞。群山之城中那栋石屋的神秘主人!怎么会是他?我的眼中闪过戒备的神情,右手下意识的探向腰间,但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我已经身无寸缕。“我们又见面了,年轻人。”他的声音依旧是冰冷而不带丝毫感情。我注视着他在床边的椅子里坐下,沉声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石屋主人徐徐回答道:“你因为发动了‘灭寂之暗’,几乎形神俱灭。是我救了你,把你带到这里。”“‘灭寂之暗’?”我讶然出声,感觉这个名称仿佛无比的熟悉,但又那么的遥远。“是一种暗黑系的终极魔法,具有摧毁天地的力量。你在心神迷失之下触发‘灭寂之暗’,虽然侥幸获得了成功。但在发动‘灭寂之暗’时,你的身体宛如处于漩涡的中心,即使拥有强大的暗黑能量护体也无济于事,生机只差一线就彻底断绝。我耗费了整整一个月的工夫才将你从地狱的大门前拉回来,重新修复了你的经脉,同时也唤醒了你的意识。但你体内的能量已经流散不少,需要时间慢慢恢复。”石屋主人回答道。我努力在记忆里追索他所说的情景,但找的还是一片空白,我的头渐渐疼起来,不禁暴躁的叫道:“为什么我都不记得了,为什么?”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么他为什么要救我?而且,出现的时机是如此及时,好象他一直就隐藏在我身后跟踪着我,而我却毫无察觉。“因为当时你的心志已经迷失在杀意与仇恨中,所有的举动都是出于你的潜意识。现在,你当然不可能再记起那时的情况。”石屋主人忽然叹息道:“如果不是这样,你体内的暗黑能量又怎么可能达到最颠峰?而你又怎么可能施展出终极的暗黑魔法?”“是这样,”我轻轻出了一口气,忽然想起什么问道:“查戈死了没有?”石屋主人漠然道:“查戈已经尸骨无存,以你当时引爆的暗黑能量,在方圆三里以内任何物体都不能幸免。不要说查戈,连黑旗团的其他人都死伤了大半,满地断肢残体, 江西11选5彩票平台尤如一场浩劫。”我默然不语, 江西11选5中奖查询心中却感觉一片空虚。“所以说你能活下来是何其的幸运, 江西11选5官网”石屋主人继续道:“你的三个同伴也没有死, 江西11那个风系大魔导师打开了魔法防御结界。虽然依旧受了重伤,但以他们的体质和修为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也许,他们现在已经恢复,安全抵达了圣殿城。”从石屋主人的话语中,我听出德博等人应该没事。尤其是阿兰佐、尤里鲁和费冰都没有死,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我还需要他们,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杰出的实力和坚定的忠诚,这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这里离圣殿城有多远?”我问道。“骑马不到一天的路程,这儿是圣殿城西南一座名叫映月峰的地方,已经隶属帝都管辖。”石屋主人说道:“不过,你至少还需要休息三天,我不希望自己一个月的心血白流。”“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凝视他墨绿色的眼睛,却无法在其中寻找到丝毫答案。“记得在群山之城我就说过,将来你会明白这一切的,而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石屋主人淡淡的说道:“抵达帝都以后,你必须小心圣殿里的人,他们可能会成为你最强劲的对手。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再使用终极暗黑魔法,也不要接近圣殿的人。”我的嘴角浮现一缕不屑的冷笑,虽然没有开口,但他已经明白我心中的想法。他的眼中寒芒一闪,沉声道:“不要以为我在和你说笑。以你目前的实力虽然早就超越了所谓的人类大魔导师和圣骑士,但还不是圣殿三大长老的对手,何况你还没有恢复到受伤前的实力?”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而且,隐藏在你体内的强大暗黑能量迟早会引起他们的警觉与注意,一旦你处置不当,双方间的决战就不可避免。不要忘记了,圣殿一直自诩是人类圣道的守卫者。”“不要以为我是傻瓜,”我冷冷回答道:“我去帝都的目的不是为了圣殿,只要他们不主动招惹我,我不会开罪他们。但如果他们阻碍了我,即便是号称人类最强者的圣殿,我也会将它从大地上抹去。”石屋主人没有因为我的顶撞而发怒,他平静的注视我许久才悠悠道:“也许你有这个能力,但不是现在而是将来,在你得到魔剑暗月之前,你最好不要与圣殿正面火并。”“暗月?”我轻轻的念颂,预测推荐宛如在说出自己最亲近的人名字。我的脑海里浮起一副模糊的画面,依稀却是一个幽怨的少女图象。“说,它在哪里?”我厉声喝问道。石屋主人缓缓伸出他修长白皙的右手,轻轻按在我的额头上,用催眠般的声音道:“你会找回暗月的,但现在你需要睡了——”我的眼前一暗,沉沉的睡去。三天后,我抵达圣殿城。离开映月峰的时候,石屋主人只是孤独的坐在桌子旁,目送我走出门。我没有回头,也没有和他告别。我明白,他和我都不需要这些。但是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和他不久以后还会再见。虽然至今依旧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但我隐约觉得他与我之间一定存在某种密切的渊源。三天的时间里,他很少再露面,几乎每天对我说的话加起来不超过六句。然而,我却清楚的感受到他冰冷的目光在时时刻刻注视和关切着我。即使在离开的时候,我也同样察觉到,在背后那双墨绿色的眼睛一直凝视着我,直到视线被阖起的门阻隔。牵马走进城门的时候,暮色已经降临。但傍晚的圣殿城,依然是那样的喧闹和繁华。蒙思顿雄踞夕兰大陆南方,与北面的北方联盟、东方的神圣帝国并称为大陆三雄。虽然夕兰大陆还存在其他的小国,但在国势上完全无法与前三者相提并论,只能在夹缝中苦苦钻营求得生存——譬如比亚雷尔王国。圣殿城位于蒙思顿的中部,北面毗邻一望无际的水镜湖。号称人类圣道守卫者的圣殿宫就坐落在湖中央的圣殿岛上。圣殿城的得名便由此而来。经过蒙思顿帝国四百多年的精心营造,如今的圣殿城隐然成为夕兰大陆最繁华发达的商业都市。每天万商云集,车水马龙,无数的商品通过陆路和由水镜湖发源的莫玛提斯河向大陆的四面八方集散。走在街道上,随处可见生活富足的平民与外邦人,这种景象是我在别处未曾领略的。或许因为周围的王宫侯府金碧辉煌,气势雄伟,金沙公爵在圣殿城的别府外观并不显眼,甚至有些寒酸破旧,默默隐身于一片林荫之后。借着黄昏最后的几缕霞光,我看见别府的大门紧紧关闭,门口显得十分萧条,只有两排银甲卫士雄壮的伫立在石阶上。从戈壁夜战至今已经有一个多月,德博和阿兰佐他们应该早就抵达帝都了。金沙公爵在圣殿城的别府当是他们唯一的落脚之处。只是,为什么我隐约感觉别府的氛围有些不对,似乎有些消沉和冷清。我缓步走上台阶,一名卫士立刻高声喝止道:“站住,干什么的?”我从容道:“我是比亚雷尔王子修岚,要见德博将军。”那名卫士闻言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半天,冷笑道:“你是哪里来的骗子,居然连修岚王子已经去世一个多月的消息也不晓得,还敢来冒充?快滚!”我一怔,马上明白自己失踪多日,在众人的心目中已经死于当晚的戈壁滩上。我冷冷望着那名卫士道:“我是不是骗子你让德博将军出来一看便知。”“德博将军不在府中!”“他出门了?”我问道,以德博的性情晚上的确很难安分在家里。“你不知道么,因为修岚王子的事情,陛下将德博将军抓捕入狱已有半个多月。他现在无法见你,你快滚吧。”德博被抓了?看来我的事情还牵连了不少人。我微微苦笑,道:“那么其他人也可以,翡雅、阿兰佐、尤里鲁他们呢?”那名卫士脸上出现不耐烦的神色,伸手推搡我道:“罗嗦什么,再不滚想挨揍么?”我的眼中寒芒一闪,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今天我已经很有耐心了,如果你不想走进去通报,我会叫你爬着进去。”那名卫士被我盯的心中一颤,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但瞬即恢复过来怒骂道:“混蛋,你想找死?”我冷哼一声,在他准备出手前拔拳轰在他的面门上。顿时,他的脸上鲜血长流,惨叫着软倒在地。这是我看在金沙公爵和德博的面子上没有下重手,否则他连惨叫的权利也不会有。其他的卫士因为事起突然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拔剑围拢过来。有一名卫士飞速打开边门,自然是跑进去禀报了。虽然对方有十多个人,而且清一色训练精良的银甲卫士,但在我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以他们的身手最多刚达到黄衣骑士的级别,即使再多一倍的人也奈何不了我。我赤手空拳,犹如幽灵般在森寒的剑光中穿梭,凌厉的剑锋连我的衣角也沾不到。相反,我每出手一拳,必然会有一个银甲卫士痛苦的倒地不起。虽然不想杀死他们,但作为阻拦我的代价,至少要让他们在床上多躺一个月。“住手!”当金沙公爵雄壮威严的喝止声响起时,地上已经倒了七八个银甲卫士,剩下的人模样多是狼狈不堪,呼呼喘息。“金沙公爵?”我抬头望向伫立在大门前的金沙公爵,心中微微有些诧异。或许是因为德博的事情,才迫使他不得不赶来帝都设法营救牢狱中的长子。“修岚殿下?”当金沙公爵看清我的脸庞时,不禁露出震撼惊讶的神色。他难以置信的走近我,又反复打量许久才欣喜的叫道:“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当然是我,”我淡淡一笑说:“如果我死了,站在你面前的又是谁?”“太好了!”金沙公爵兴奋的用双手搭住我的肩膀道:“这些日子我最内疚的事情就是没有能够保护好你,辜负了陛下的嘱托。如今看见你平安归来,我总算可以舒一口气了。”我微微一笑,心想你更加高兴的应该是德博也可以平安无事了吧?“修岚!”人随声到,翡雅火热的娇躯不顾一切的扑进我的怀里,完全不理会金沙公爵就站在身前。我抱住她,低头端详她的脸。一个多月的时间,翡雅原本娇艳绝伦的容颜憔悴了许多,她欣喜的仰着头注视着我,明眸中晶莹的泪水无声的滑落。金沙公爵轻轻咳嗽一声,说道:“修岚殿下,我们先进府吧?”我点点头,轻轻松开翡雅。她有些尴尬的望着金沙公爵,小声道:“对不起,老爸。人家看见修岚太兴奋了嘛。”说话间却不肯离开我半步。金沙公爵摇头苦笑,显然对自己的爱女无可奈何。我的目光却落到站在门口的希菡雅、安鹭笛、阿兰佐、尤里鲁、费冰和罗伊的身上。他们每个人都欣喜的凝视着我,即使是一贯冷傲的费冰在目光里也有了笑意。安鹭笛的眼睛中更象要喷出火花来,希菡雅虽然要自制一些,但微微颤抖的身躯依旧透露出她内心的激动。我走了过去,希菡雅含着泪水叫道:“主人,您终于回来了。”罗伊一边擦拭眼角的泪水一边激动的道:“主人,是我没有保护好您,请您处罚我吧!”“不,我才是主人的侍卫长,请主人处罚我!”尤里鲁大声道,这个铁一样的战士也显得是那样的欣喜和激动。“主人,”阿兰佐的表情还算平静,他微微弓身道。我漠然环顾自己的部属,心头居然泛起一丝隐约的感动。这就是所谓的情义和忠诚么?我是否可以相信它?安鹭笛忽然将她妩媚的脸蛋凑到我耳边,轻轻道:“主人,我已经等了您一个月又四天,今晚我要将所有的热情都奉献给您!”我的心头一热,却听见金沙公爵豪爽的笑声说:“吩咐下去,重新摆一桌宴席,我们要好好庆贺!”众人轰然应诺,洋溢起一片喜庆气氛。月亮悄悄升起,皎洁的银光洒遍每个人的笑颜。

  原标题:丹麦新增14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0083例

  原标题:FX168每周美元调查:负利率“礼物”被拒绝!特朗普突然力挺美元 下周逢低做多?

,,贵州11选5

Powered by 甘肃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