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甘肃11选5 > 新闻资讯 > 正文

第十一章黑旗团(11/111)

作者:admin 发布:2020-06-04 00:50 | 点击数:
八天后,我们进入莱思特郡。从这里到帝都还有十五天左右的路程,其中要穿越一段渺无人烟的戈壁。黄土沙砾,狂风扬尘。这是我第一次经过戈壁,尽管它在我的记忆里依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但我已不认得它。因为恶劣的天气,大队在戈壁里艰难的行进,第一天只走了四十多里就不得不宿营。夜晚来临的时候,戈壁仿佛也进入沉睡,比白天平静了许多,惟有凄厉的风沙依旧在营帐外隐约的呼啸。营帐内却热气腾腾,我们围坐在桌边聚餐,丰盛的食物足以让人垂涎三尺。德博喝的酒同他说的话一样多,一边和我拼酒一边吹嘘他一路上猎艳的经历。希菡雅、安鹭笛和翡雅坐在一起,看的出她们的感情十分融洽,并没有因为爱上同一个男人而相互嫉妒。不时的,我都能感受到从她们那边偷偷传来的深情目光。阿兰佐和尤里鲁坐在一起,罗伊则在向几名德博手下的统领高谈阔论我们逃亡的故事,费冰却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角落中,默默享受美酒与寂寞。蓦然我的心中莫名的一动,隐隐有一种焦躁和不安在鼓荡。仿佛是感觉远处有什么危险正在酝酿,一股浓烈的杀机油然升起。这个时候阿兰佐也放下杯盏,停止与尤里鲁的低声交谈,微微闭起眼睛似乎在用他大魔导师特有的灵觉寻找什么。“德博,派出你的斥候,分别向南北西三面搜索前进十里,我觉察到有危险正在接近我们。”我推开德博正要向我敬酒的手冷冷说道,目光里闪烁着杀气和戒备。德博一怔,伸手想摸我的额头,玩笑道:“殿下,你是不是喝过量了,这周围哪里有什么危险?”我抓住他的手,用锐利的目光漠然道:“你最好相信我的话,赶快按照我的吩咐照做,否则就等待聆听死亡的号角。”德博愣愣的望着我,发觉我好象不是喝醉也不是要和他开玩笑。营帐顿时安静下来,所有的眼光都聚集到我们的身上。岑寂中新闻资讯,阿兰佐大魔导师睁开他洞察世情的双目新闻资讯,用平静的口吻徐徐道:“殿下的话没有错新闻资讯,在南北西三面都有可怕的危险朝我们逼近。”德博的脸骤然紧张,他可以把我的话当作说笑,但是对于人类杰出的风系大魔导师却无法怀疑。因为在他们的眼里,阿兰佐是权威,是睿智者;我不是。“托宾,赶快向这三个方向派出斥候查探,千万不要惊动敌人!”德博急忙向他手下的一个统领下令。营帐中的众人都失去了谈笑的心情,在焦躁和不安里等待斥候的回音。不久斥候带回了令人震惊的情报,在距离我们大营十里左右的南北西三面都已经被马队包围,敌人的总人数大约有三四千。虽然我的感觉被应证从而得到人们投来的惊讶目光,我却毫无得意之情。三四千人的马队,除了正规军队,还有谁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又是谁要如此大费周章想在戈壁中置我们于死地?他们针对的,是德博还是我?联想到红石城的暗杀,在这些阴谋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一定是黑旗团!”德博铁青着脸叫道:“这个阴魂不散的混蛋,终有一天我要把他们从蒙思顿连根拔起。”我漠然道:“德博,在你发出这样的豪言以前先考虑我们如何应付眼前的危机吧。”德博象泄气的皮球,颓然道:“他们有三四千人,这该死的戈壁一马平川根本无险可守,你说该怎么办?”德博手下的头领托宾奇怪的问道:“既然他们已经部署完毕,为什么还不向我们发动进攻?”我冷笑道:“他们在等待时间。”“等待时间?”德博疑惑的问。阿兰佐苦笑说:“他们在等我们熟睡,在那种情况下再发动偷袭,我们绝无幸理。”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如果不是因为我和阿兰佐提前发觉了危险,在毫无防范的深夜,我们这些人的悲惨结局可想而知。德博却眼睛一亮道:“这么说我们还有时间,不如立刻朝东撤退吧?”我冷哼道:“你以为这样的计划不在敌人的考虑范围内么?现在他们必然也在对我们进行监视,只要我们稍有异动他们必定会提前发动进攻。在这片平坦的戈壁上,我们如何应付三四千马队的追杀?”罗伊变色道:“难道我们就在这儿等死么?”我镇定道:“如今我们还有一线反败为胜的希望,只要计划周密,今晚埋葬戈壁的将是对面的敌人。”众人惊讶的目光聚集在我的脸上,一瞬间我仿佛成为了这一千多人的救世主。“敌人的偷袭要在深夜才会发动,我们只能主动出击, 江西11选5走势图出其不意击溃他们的主力, 江西11选5彩票网如果能乘机杀死领队的头目, 江西11选5彩票平台胜利并非不可能。”尤里鲁赞成道:“殿下说的是, 江西11选5中奖查询与其死等敌人三面合围,不如集中我们的力量攻击一面,说不定可以死中求活。”安鹭笛迟疑道:“可是任何一面敌人的数量都不比我们少,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击溃他们。如果我们被纠缠鏖战,等到其他两面的敌军合围上来,依旧是有死无生。”德博点头道:“再说,我们无法确定他们的主力会在哪一面?”我从容的道:“如果德博的推断不错,我们对面的敌人是黑旗团,那么如此重大的军事行动他们的团长一定会亲自指挥。只要我们能够确定他现在位于哪一面,就能够推定敌军的主力。”德博咕哝道:“话是不错,可是我怎么知道查戈这个人渣会躲在哪里?”阿兰佐叹息道:“可惜距离远了一些,如果在五里之内或许我可以用精神锁定。”我微笑说:“这个问题由我解决,不过我必须先睡一觉养足精神才能好好招待查戈。至于德博,你将所有部下聚集起来,随时准备出击。”说完不再理会众人愕然不解的目光,朝身旁的三女问道:“你们谁来陪我?”虽然她们于我之间的事情在军中已经成为心照不宣的秘密,可众目睽睽下三女依然不禁有些羞涩。安鹭笛落落大方的起身,妩媚一笑说:“主人,还是我伺候您休息吧。”在数十双眼睛的注视下我走出营帐,外面的星空一片宁静。安鹭笛丰腴润滑的胴体在我身下翻腾呻吟,我专心致志的挑逗她心底埋藏的最原始欲望,令她的身心彻底松弛和开放。只有在这样的情形下,我才能与她完全融合在一起,将自己体内的暗黑力量毫无保留的发挥。安鹭笛具有魔武士的根基,她的内息修为中潜藏着与我同样的来自黑暗的因子。这是我第一次与她缠绵时就发觉的秘密。虽然她刻意的隐藏,但毕竟无法瞒过我的感觉。在我占有她的那刻,从我体内焕发的强大能量可以明显觉察到安鹭笛体内暗黑气息的存在与呼应。正因为如此,当她与我一起攀登上生命最浓烈的一刻,我的暗黑能量在她的内息刺激下能够达到最顶峰。我的欲念在安鹭笛热烈的亲吻抚摩中逐渐攀升,身体内充盈的能量开始朝四周蔓延。恍然间,我看见了营帐外焦躁不安的罗伊在来回踱步,蒙思顿的士兵正紧张有序的集结备战。我有意识的控制着自己的灵觉朝正西方向延伸,我的视线迅速的穿越冰凉的戈壁,新闻资讯在晴朗的夜空下犹如风般的翱翔——按照斥候反馈的情报,我已经大致猜测到查戈的方位,现在要做的就是进一步确认和具体的锁定。终于,我看见黑旗团的马队,他们正席地而坐,进行战前的准备和休息。穿越一排排黑压压的人群和战马,我在其中耐心的寻找查戈的存在。红石城遇刺的第二天,德博曾经将查戈的画像找来给我看过。他的长相十分凶恶,满脸的大胡子和橘子皮一样的坑洼皮肤,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道横贯整张脸的刀疤——据说是在多年前与同伙火并里留下的印记。猛然我的心头一震,在一群围坐的黑旗团头目中间,我看到了他。查戈!终于让我发现了你,我的心中泛起浓烈的杀意。他似乎拿着一幅画卷在向部下交代什么,可惜我看不清画像也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啊——”身下的安鹭笛突然发出声嘶力竭的呼喊,我的身体微微一颤,体内的欲望破闸而出。几乎同时,在体内奔腾激荡的能量也汹涌四溢达到颠峰。我的眼前一亮,看清查戈手里的画卷上竟然是我的画像,耳朵里依稀听见他吩咐部下道:“记住,这个人就是比亚雷尔王子修岚,只要见到他只管杀死,他的人头值一万金币!”我不禁心中一惊,原来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德博,而是我!只有一种解释,黑旗团被人雇佣要置我于死地。这背后的人是谁?是谁想杀死我,是谁有这样的能力驱动黑旗团?难道是考兰?忽然,查戈若有所觉的朝我的方向张望,眼睛里闪动着警惕的光芒。我一怔,心想自己险些低估了查戈的实力,身为黑旗团的首领,他的修为果然不同凡响,要想杀死他似乎并不容易。这个时候,我的眼前渐渐模糊,感觉到先前溢出体外的能量开始回流。我舒了一口气,收回自己的灵觉。安鹭笛在我的体下浑身湿透的无力娇喘,用一双充满情意的大眼望着我说:“主人,今天你特别的厉害,一点也不理会人家的死活,弄的人家腰都差点折了。”说完又心满意足的将头埋进我的胸口说道:“不过,这样更加让人快乐。”我抚摩刚才在她身上留下的无数战利品,微笑道:“以后,你会经常体验到的。”安鹭笛露出欣喜的目光道:“我会时时刻刻等待主人的宠幸。”我微笑不语,回忆刚才见到的景象。查戈,无知的莽夫,竟然敢打我的主意。好吧,在你看见明天的日出前就让我亲手将你送下地狱。我从心底发出狰狞的冷笑,手指轻柔的抚过安鹭笛圆润的肩头。“什么,你打算亲自潜入查戈的马队?”德博惊讶的望着我叫道,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的愕然。“不行,主人绝不能亲自去冒险!”罗伊叫道。我漠然扫视营帐里的众人,淡淡说道:“我已经锁定了查戈的具体位置,只要潜入黑旗团出其不意将他和几名重要的头目刺杀,黑旗团必然会陷入一片混乱和恐慌。到时候,德博率领1000骑兵进行突袭,位于西面的黑旗团主力势必很快崩溃,其他两面的敌人便不足为虑。这是眼下最好的方案。”德博迟疑道:“这个计划听上去不错,但成功可能恐怕微乎其微。姑且不说殿下是否能够在上千人的马队里顺利找到查戈,即使找到了,在重重的护卫中你能够击杀他吗?何况查戈本人的修为已经达到很高的境界,他如果好对付早在十几年前就被我老爸解决了。”我冷然一笑说:“你们还有其他选择么,如果想活着看到帝都,现在只能相信我。”尤里鲁忽然发言道:“我赞成殿下的计划,但是殿下不能亲自去冒险,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我的眼睛里透出一股不可阻挡的强大气势,徐徐道:“我没有工夫和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无论你们心中怎么想都不能改变我的决定。因为,只有我才能找到查戈。我要亲手结束他的生命,要他在地狱中忏悔哀号!”“修岚殿下!”翡雅的目光里充满迷醉和仰慕,我猜如果不是因为营帐中有这么多人她一定会马上扑进我的怀里献上甜蜜的热吻。营帐中一时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用崇敬和感动的目光望着我,好象直到今天他们才真正第一次认识我,没有一个人再敢提出反对。我知道,在他们的印象里修岚不过是一个善良英俊,仁慈慷慨的比亚雷尔落难王子,却没有想到我有这样的勇气和不可一世的气概。他们以为我为了大家的生存而甘冒奇险,潜入黑旗团刺杀查戈。是的,我是要杀死查戈。但是并非为了营帐中的任何一个人,而只是为了我自己。我的杀意在冷静的外表下奔腾,我要用从查戈身体里喷涌的鲜血来平复我的愤怒。任何妄图阻挡我的人最后只能有一个结局,查戈不过是他们的其中之一。而且我需要借此树立起我的威信和形象,这将是我抵达帝都后唯一可以利用的资本。比亚雷尔王子,蒙思顿皇帝陛下的外孙,这些在世人眼中绚丽无比的光环宛如美丽的七彩泡沫。宫廷的斗争里,唯一相信的只有实力——一个毫无势力的落难王子在暗流汹涌的蒙思顿皇室中比一根野草都微贱。“我同意殿下的计划,”一直坐在角落里的费冰忽然漠然开口说道:“我跟随殿下一起去。”阿兰佐起身道:“殿下,请允许我追随在您的身旁。”“殿下,我也要去!”尤里鲁叫道。罗伊、希菡雅、安鹭笛等人也纷纷请缨,连翡雅也跳了出来,每人的脸上都带着一去不返的坚毅神情。德博叹了一口气道:“修岚殿下,我真羡慕你,居然有这么多不怕死的部下愿意追随你去冒险。”我哼了一声,沉声道:“我不是去送死的,而是要切下查戈的人头。阿兰佐、尤里鲁、费冰,你们三个和我一起行动,其他人留下。”“殿下!”希菡雅等人失望的叫道。我不理睬他们,对德博吩咐道:“计划开始后,我会让阿兰佐发出一个魔法光球作为信号,到时候你就应该明白怎么做了。”德博少有的郑重点头,说道:“殿下你自己多保重,万一没有机会千万不要勉强。”“修岚!”翡雅风一般扑进我的怀里,全然不理会睽睽众目将香甜的热吻重重印在我的唇上。明艳的大眼睛里充盈着泪水道:“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轻轻推开她灼热的娇躯,微笑道:“你还是祈祷查戈死的不要太惨吧。”我转身走出营帐,阿兰佐、尤里鲁、费冰紧紧跟随在我的身后。依稀里听见希菡雅正在用甜美的声音为我虔诚祈祷,风将她的祝福送向天空。在无垠的戈壁夜空低下,今晚我要让黑旗团的血浸染每一粒沙砾。

  原标题:女子轻生欲跳楼,北京通州民警纵身一跃将其救回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内蒙古快3投注网站

Powered by 甘肃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